關閉
牛犇:預備黨員轉正了,一年拍了七部戲牛勁十足
發表時間:2019-06-12來源:新民晚報

  “這一年我又拍了七個戲,電視劇《遍地書香》《老酒館》《彎彎的大灣》,電影《如是你聞》《再見少年》《歌帶你回家》《不老年華》……”牛犇興致很好地跟記者聊起日常的拍攝和生活,“我沒有經紀人,也沒有助理,就是自己去劇組,夜里背詞,早上起來拍戲,拍完回上海,有時候也挺辛苦的,畢竟年紀不小了。但是我想,我要對得起習總書記對我的要求和期望,我得多拍戲,拍好戲。”

  為吃飯 去演戲

  牛犇是天津人,父母早亡,大哥帶著他和妹妹在北京討生活。住在同鄉大院,生活十分貧困。“后來我大哥學會了開汽車,進了中電三廠(北影廠前身),他每天開車接送演員化妝拍戲,我就幫大家跑個腿買個東西,演員晚上出去我還幫著照看小小孩。他們給我一塊餅干,我就很高興了。”

  牛犇說,自己從沒想過當演員,家里往上數三代,“就是八代也沒有文藝工作者呀”,但或許他就是與電影有緣。當時三廠要拍電影《圣城記》,片中需要一個村童,謝添就把牛犇推薦給沈浮導演。沈浮見他有靈氣,便很喜歡。“當時生活很苦,沒吃過一次飽飯。我真的是為了吃上飯,去拍的第一部電影。”

  《圣城記》正式開拍,牛犇演的村童名叫小牛子。這一演,就是74年。牛犇告訴記者他原名張學景,當時電影界演員單名很多,他就讓謝添幫著改個名字。謝添說:“咱們平時都叫你小牛子,干脆再加上三個牛,叫牛犇吧!”

  解放后 到上海

  新中國成立了,牛犇也再不是那個吃不上飯的小牛子了。解放后,謝添一聲召喚,牛犇先從香港回到了北京,參加電影《龍須溝》的拍攝。拍完《龍須溝》又回到上海,成了上影演員劇團的演員,一直拍戲至今。“選擇上海,就是因為我有很多好朋友當時都來了上海,我想跟他們一起工作。”上個世紀中葉,金焰、趙丹、白楊、劉瓊、張瑞芳、孫道臨、秦怡等一大批國寶級著名電影表演藝術家齊聚上影演員劇團,可以說星光熠熠。

  “我最敬佩的電影人是謝晉,他拍戲時真的是嘔心瀝血,精益求精。”但牛犇也說自己一直忘不了趙丹對他的教誨。趙丹常常鼓勵牛犇:“小牛子,最近這個戲演得不錯,很真實,很動情,讓我也感動了。”1957年在拍《海魂》時正好遇到評級定薪,當時牛犇鬧情緒感到自己定級太低。趙丹語重心長地對牛犇說:“演好戲是主要的,不會因為你的級別高低而定你的戲好戲壞。觀眾喜歡一個演員不是因為你的級別,而是你的戲演得好不好。別鬧情緒了,好好演戲才是最主要的,有些事一定要看得淡一些,小老弟記住我的話。”這席話牛犇終生難忘。

  70多年的演藝生涯里,牛犇演過幾百個角色,牛犇說自己從來是配角,但不管戲多戲少,無論臺詞多少,哪怕沒有臺詞,他都會開機前琢磨好人物性格,“我現在出去拍戲,還是半夜起來要把臺詞過一遍,甚至兩遍,不要第二天到了片場浪費別的演員和導演的時間,人家叫你一聲‘牛老師’,我也不好為人師,但是得對得起這份尊重,起碼要對得起‘演員’這兩個字。”牛犇說,七十多年過去了,對表演的熱愛和敬意絲毫沒有減少。

  八十四 還很忙

  “我這就要出發去北京,跟陳寶國他們合作的《老酒館》后期配音還沒有做完。”采訪時候,牛犇說起手頭的工作,精神頭很足。問他經常飛機、高鐵再倒換汽車好幾個小時才能趕到拍攝地,會不會覺得辛苦,老人想了想說:“也是有點累的。精力肯定不如從前了,但去年收到習總書記給我寫的信,我就想,哪怕我走不動,哪怕沒了力氣,我也有責任在自己的有生之年為劇團、為上影、為觀眾、為時代出好作品。今天我還這樣想。”

  其實這一年,這過去的十年,甚至更久的時間里,牛犇都是這樣做的。他幾乎每個月都有工作,每年都至少參與一兩部電影的拍攝,去年更是一下子參演了七部電影電視,“但我更看重的是質量,每部戲找我,我都要先看劇本。”入黨宣誓那天,牛犇說,“從今以后,每當我要接一個劇本,有社會效益的,我去演,不管你給我多少酬勞或者是不給我酬勞。只要對我們社會有貢獻,我就去。如果沒有,我跟以前一樣,無論怎樣,都不會去。我過去是這么做的,今后我更要這樣做,因為我有了責任。”如今轉正了,黨員牛犇說他肩上的責任更重了。(新民晚報首席記者 孫佳音)

責任編輯:賈 玉韜
【糾錯】
  1. 字號加大
  2. 字號減小
  3. 打印
彩票论坛哪个最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