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零開始 基層蟄伏十幾年
發表時間: 2018-02-02來源: 中國文明網

  1962年,我從中國京劇院調回到北京京劇院,我父親那時任副團長,當時父親就說了一句話:“孝曾調過來以后,要從基層做起。”

  從基層做起是什么概念?就是什么你都得做,龍套、兵、上下手,包括孫悟空里面的小猴,斗羅漢的羅漢,總而言之,除了青衣貼片的活兒我沒扮演過,所有京劇舞臺上的角色我都演過。

  譚門第六代是個跑龍套的,成了很多人茶余飯后最愛聊的事兒,原來這京劇世家也有“凡人”啊。面對父親的不聞不問,眾人的冷嘲熱諷,尤其是當妻子與父親在臺上演主角,獲得陣陣喝彩而自己只能在旁邊跑龍套時,我迷茫了。

  我祖父教導我:“小子記住了,有屁股不愁挨打,磚頭瓦塊都有翻個兒的時候。你沒能耐,你沒本事,誰用你!”從那時,我就暗下決心,聽爺爺的話,下苦功夫,時刻準備著!

  于是,每天只要是我父親出場,我必然跟著他上后臺,一方面是伺候他,一個是暗中學習他的點點滴滴。從進化妝室,到怎么化妝,怎么拍彩,怎么穿彩褲,怎么穿厚底兒,怎么穿服裝,怎么勒頭,再到怎么邁出臺簾這一步,這可不是任何人都能學到,都能看到的。

  直到2004年,在天津中國大戲院舉辦了一場裘派花臉的專場演出,我帶著《將相和》作為調劑節目等著登臺,這是我第一次以主演身份在天津演出。謝幕的時候,觀眾都圍到臺前,拉著我的手,要和我合影,哪怕合不了影,握個手也很高興。這是觀眾對我的一種肯定,那種愉悅是拿錢換不來的。

責任編輯: 李雪芹
相關稿件
新時代加油干
文明影音
文明創建
先進典型
志愿服務
網絡公益
文脈中華
書讀中國
彩票论坛哪个最好